珍瓷雅玩历届精选

2017-08-14      来源:本站

明宣德 官窑青花花果纹大盘
说明:就传世与珠山官窑遗址出土物看,宣德窑除海怪大盘与绶带仙桃纹特例大盘之外,直颈在40公分以上之青花盘属宣窑大盘系列。
该盘底心绘折枝柿子树一枝,上结柿子四枚,鉴于柿与事同音,纹饰取事事如意之意,属明代吉祥纹系列。盘内墙绘缠枝宝相花八朵与盘心之折枝柿子树相较:一层规矩纹图案,一层适合纹祥,二者之构图富于变化又和谐统一,极具匠心。
盘外墙绘石榴、菊花、山茶等折枝花卉一组,等距分布,潇洒利落。近口沿处写”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横联,笔法规整秀丽,具明初大书法家沈度笔意。
该盘胎质细白,露胎处有星星点点之褐色痕迹,为宣德官窑之装烧造痕。纹饰呈深蓝色浓艳而又沉稳,属进口青料苏泥麻青绘制,釉层肥厚,白里泛青且微有橘皮皱,与宣德窑出土物一致。经上博以热释光检测,其年代与盘上纪年相符,应属明宣德朝可靠遗物。经与景德镇珠山明宣德官窑遗物相比较,此盘胎釉精良,彩绘精美,应属明宣德官窑之珍品也。—刘新元
二〇〇九、七、廿八日记
刘新元:中国古陶瓷著名鉴赏家,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上海复旦大学、德国海德堡大学、南昌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客座教授,主要著作有《蒋析”陶记”著作时代考辨》和元官窑以及明洪武、永乐、宣德、成化官窑研究专着。
明代宣德皇帝虽在位仅10年,但据《大明会典》记载,宣德八年(1433年),朝廷一次就下达了要景德镇烧造龙凤瓷器四十四万三千五百件的任务,其中青花占大多数,由此可见其烧造规模、数量之大。因而在此期间,景德镇瓷器业也不断进步,宣德一朝达到了青花瓷器发展的一个巅峰时期,其饰如同水墨般晕散的青料呈色,千瓷百态的造型,精细的胎釉和优美的纹饰,具有不可替代的震撼力,其超凡脱俗的艺术风格,既不同于元代青花的豪迈奔放,又有别于明中后期青花瓷典雅拙朴,更不同于清前期青花瓷的华美妍丽,可以说是开创了中国青花瓷的黄金时代,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具有很重要的地位,《景德镇陶录》评价宣德瓷器:”诸料悉精,青花最贵。”
宣德时期御窑厂的创作活动十分活跃,大量生产以皇室为中心的宫廷需要的生活用具、祭器及作为商品大量流往海外的对外贸易瓷器。这些瓷器创作大多继承传统器物的造型,中国历代瓷器中的优秀器形都有体现,很有历史韵味。无论是继承先朝传统的器形或是学习外域文化的器形,宣德瓷器在结构上气魄宏大,比例匀称,厚薄适中,烧制技术达到了一个高峰。
此件宣德青花大盘,胎体较大,宏硕端庄。胎体质地细腻,白度很高,透光度强,成型的稳定性极好。其内里的典雅清秀及外在的宏大气魄体现无疑。并且器形无论是继承传统还是学习外域工艺,都不是一般的模仿,而是借鉴中加以创造,这样不仅适应了宫廷和中国人的审美情趣,继承传统器物的造型,极富历史韵味。
成书于清代的《南窑笔记》宣窑中讲宣德青花”宣窑一种,极其精雅古朴,用料有浓淡,墨势浑然而庄重,青花有渗青,铁皮锈者”。明王世性《广志绎》中载:”本朝,以宣(宣德)、成(成化)二窑为佳,宣窑以青花胜,成窑以五彩。”
本拍品纹饰绘制自然晕散,青花发色极富层次,蓝色线条看起来美丽娇艳,由于铁的氧化物熔点低,对胎体有轻微的腐蚀作用,因此可以看到深入胎骨的印迹,看起来十分悦目。而其所选的青花钴料极富特色,为典型的”苏麻离青”。”苏麻离青”是一种当时由国外进口的钴料,最早可见于明代万历年间王世懋的《窥天外乘》一书,其中提到:”我朝则专设于浮染县之景德镇,宣德间内府烧造迄今为贵,其实以棕眼甜白为常,以苏麻离青为饰,以鲜红为宝”。宣德时期的青花到了万历朝即”为贵”,足以看出其珍稀。经过分析,”苏麻离青”是一种优质钴料,其最大特点是含铁量较高,呈色极好。
盘内外壁所绘青花卉为宣德时期比较常见的青花纹饰,盘心主题为圆形开光内的折枝柿子纹,其花果并存,因”柿”与”事”谐音,又称”事事如意”纹。内壁口沿处绘一圈连绵不断的缠枝莲纹;盘外沿分别绘莲花、牡丹、菊花等形态各异的四季花卉;所绘花纹匀称分布,藤蔓绵绵,疏朗而饱满,纹饰写实传神,充分借鉴国画的笔墨意韵,得其法度,勾、勒、点、染诸法,运用皆宜。线条粗细并用,青料浓淡兼施,从而令画面富有苍翠欲滴的意趣,透出凝重雄浑之美。大气古朴的造型,细腻洁白的胎质,莹润亮青的釉汁,清新流畅的纹饰,发色浓艳的青花,实为宣德青花难得之佳器。该盘造型硕大且保存完整,可谓珍品之中的重器。
器型如此硕大寓意”事事如意”的明宣德青花大盘,无论是在国内外的著名博物馆,还是在全球的拍卖场上,均是极为罕见的。
另有上世纪九十年代上海博物馆出具的热释光测试报告。
附:中国古陶瓷著名鉴赏家刘新园先生出具的鉴赏书。
参阅:《景德镇珠山出土永乐宣德官窑瓷器展览》香港艺术馆编,香港市政局出版,1989年,190页。
清乾隆 青花折枝花果六方瓶 
说明:乾隆一朝瓷业秉承雍正御窑厂精心恭造之遗绪,在此基础上又有许多创新,此式六方瓶即为乾隆早期御瓷之尊贵造型,所见品种有青花、粉彩镂空和仿汝、天蓝等品种,均为空前绝后之名品。
凡六方瓶、八方瓶此类,体量大者,成形不易,制作工艺较圆器复杂。明代万历年间王世懋的《窥天外乘》一书中提到:“盖窑器圆者,旋之立就,倏忽若神。独方物即至小,亦须手捻而成,最难完整,供御大率十不能一二,余皆置之无用。”六方瓶非拉胚成形,需要将坯泥制成片状粘接而成,全过程没有拉胚工具协助,以手塑造,极其考究工匠的工艺水平,若瓷土揉打不结实,或粘合技术不臻熟,而烧造当中更易疵裂变形,成品率低,故弥足珍贵。本拍品高六十公分有余,更是方器中少见之巨作,如此高大者,正是当时烧造技术水准高超的反映。
本器整体呈六方形,侈口长颈,折肩弧腹,器形端正大气,恢宏威严。器物胎质细腻,釉面莹润细白,通体以青花描绘,发色苍翠欲滴。纹样从上至下依次为连续回纹、卷草角花纹、折枝花卉纹、变体石榴朵花托角花纹、花叶如意云肩纹、折枝花果纹、石榴变体如意云托角花纹、连续回纹。其瓶颈部六面分饰折枝花卉,腹部主体以“三多”为主题纹饰,绘制石榴、佛手、寿桃,寓意“多子”、“多福”、“多寿”,瑞果之间搭配菊花、牡丹、莲花三组折枝花卉,所绘诸种祥花瑞果,俊秀艳丽,雍荣华贵,吉祥之气尽现。其纹饰布局疏密相宜,构图严谨,绘画精湛,运笔流畅,点涂错落间尽显古雅,青花图案配合瓶的六角造型构图,运用角花纹呼应,显得和谐统一。圈足内墙陡直,足端宽平无釉,可见坚质之胎体,瓶底釉水肥润,中心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
清代历经康熙、雍正两朝励精图治,至乾隆时期,国力强盛,四海升平,景德镇御窑厂的瓷器烧造也进入历史的最高潮,再加上乾隆帝好古成癖,并强调采古补今,中西合璧,这种审美取向在当时宫廷诸项艺术品之中均有显著的表现,在瓷器上体现的尤为明显。此青花折枝花果六方瓶即是中国传统题材与当时流行的宫廷西洋风格相互结合的完美体现,其器身六道棱线之上分别绘饰西洋巴洛克式卷草纹,填补了瓶体转折处的空白,同时又与具有中国传统特色的回纹、如意云头纹等完美地结合,使腹部每面形成开光的表现形式,开光周边的繁密装饰衬托着中心纹饰的独立,纹饰布局独见匠心,从而巧妙的烘托了主题纹饰,又极见疏朗清新之气,而浓艳的青花与洁白的釉地对比鲜明,更增添视觉美感的强烈冲击力。
此类乾隆官窑重器由于烧造难度大,且成品率极低,当时的数量就极为有限,传世品更是凤毛麟角,因此也一直是拍场重点,其价值不言而喻。此器高大端正的形体,凝重典雅的青花,秀丽流畅的纹饰,无不展示出乾隆时期高超的制瓷技艺,体现出美观与实用的完美结合,时代特征明显,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乾隆官窑典范之作,难得一见。
参阅:《明清瓷器鉴定》,274页,耿宝昌着,紫禁城出版社。
《中国清代官窑瓷器》,212页,上海文化出版社。
明永乐 青花缠枝花卉纹大盘
说明:永宣二朝是青花瓷器发展的一个巅峰时期,其饰如同水墨般晕散的青料呈色,千瓷百态的造型,具有不可替代的震撼力,其超凡脱俗的艺术风格,既不同于元代青花的豪迈奔放,又有别于明中后期青花瓷典雅拙朴,更不同于清前期青花瓷的华美妍丽。其原因不仅在于御窑制度的逐步确立,另一个重要原因为中外往来密切,此前中断数十年的海外经贸重开,与中东地区交流得以恢复,其中瓷器一项,深为当地贵族喜爱,故西下宝船之中不乏用于赏赐的青花瓷器。而永宣青花瓷器烧制所用青花料“苏麻离青”,也正是从伊斯兰地区带回,形成了这一时期青花发色极富层次,铁锈斑深入胎骨的工艺特征。此件盘口外撇,折沿,圈足,胎体较大。盘心主题纹饰为描绘缠枝花纹,构图为菱形开光内绘三枝菊花;内壁绘一周缠枝牡丹花,口沿处也为一圈连绵不断的花卉;盘外沿分别绘莲花、牡丹、山茶花等形态各异的四季花卉;所绘花纹匀称分布,藤蔓绵绵,疏朗而饱满,纹饰写实传神,充分借鉴国画的笔墨意韵,得其法度,勾、皴、点、染诸法,运用皆宜。线条粗细并用,青料浓淡兼施,从而令画面富具苍翠欲滴的意趣,透出凝重雄浑之美。此器宏硕端庄,胎质细腻洁白,釉汁莹润亮青。纹饰清新流畅,青花发色浓艳,为难得之永乐青花佳器。
明代永乐朝历时21年,执政时期讲究行政效率,发展以农业为主导的社会经济把明王朝推向了繁荣昌盛。在此期间,景德镇瓷器业也不断进步,永乐一朝是青花瓷器发展的一个巅峰时期,其饰如同水墨般晕散的青料呈色,千瓷百态的造型,精细的胎釉和优美的纹饰,具有不可替代的震撼力,其超凡脱俗的艺术风格,既不同于元代青花的豪迈奔放,又有别于明中后期青花瓷典雅拙朴,更不同于清前期青花瓷的华美妍丽,可以说是开创了中国青花瓷的黄金时代。
永乐时期御窑厂的创作活动十分活跃,大量生产以皇室为中心的宫廷需要的生活用具、祭器及对作为商品大量流往海外的对外贸易瓷器。这些瓷器创作大多继承传统器物的造型,中国历代瓷器中的优秀器形都有体现,很有历史韵味。无论是继承先朝传统的器形或是学习外域文化的器形,永乐瓷器在结构上气魄宏大,比例匀称,厚薄适中。
此件永乐青花大盘,胎体较大,宏硕端庄。其内里的典雅清秀及外在的宏大气魄体现无疑。并且器形无论是继承传统还是学习外域工艺,都不是一般的模仿,而是借鉴中加以创造,这样不仅适应了宫廷和中国人的审美情趣,继承传统器物的造型,极富历史韵味。胎体,使用的是皇家专用的高岭土,质地细腻,白度很高,透光度强,成型的稳定性极好。
纹饰绘制自然晕散,青花发色极富层次,蓝色线条看起来美丽娇艳,由于铁的氧化物熔点低,对胎体有轻微的腐蚀作用,因此可以看到深入胎骨的印迹,看起来十分悦目。而其所选的青花钴料极富特色,为典型的“苏麻离青”。“苏麻离青”是一种当时由国外进口的钴料,最早可见于明代万历年间王世懋的《窥天外乘》一书,其中提到:“我朝则专设于浮染县之景德镇,永乐宣德间内府烧造迄今为贵,其实以棕眼甜白为常,以苏麻离青为饰,以鲜红为宝”。永乐时期的青花到了万历朝即“为贵”,足以看出其珍稀。经过分析,“苏麻离青”是一种优质钴料,其最大特点是含铁量较高,呈色极好。
所绘青花缠枝花卉或折枝花纹均为永乐时期比较常见的青花纹饰,盘心主题为描绘缠枝花纹,构图为菱形开光内绘三枝菊花;内壁绘一周缠枝牡丹花,口沿处也为一圈连绵不断的花卉;盘外沿分别绘莲花、牡丹、山茶花等形态各异的四季花卉;所绘花纹匀称分布,藤蔓绵绵,疏朗而饱满,纹饰写实传神,充分借鉴国画的笔墨意韵,得其法度,勾、勒、点、染诸法,运用皆宜。线条粗细并用,青料浓淡兼施,从而令画面富具苍翠欲滴的意趣,透出凝重雄浑之美。大气古朴的造型,细腻洁白的胎质,莹润亮青的釉汁,清新流畅的纹饰,发色浓艳的青花,实为永乐青花难得之佳器。
永乐时期的青花瓷器如此珍贵,其原因不仅在于御窑制度的逐步确立和工艺上的进步,另一个重要原因为中外往来密切,明永乐宣德时期三宝太监郑和七次下西洋,其中有六次发生在永乐时期。此前中断数十年的海外经贸重开,与中东地区交流得以恢复,其中瓷器一项,深为当地贵族喜爱,故西下宝船之中每次都携带有大量的供赏赐和交换使用的瓷器,青花瓷器因此大量地流传到海外众多地区。随着大明的繁荣昌盛,永乐青花瓷器也成为了一个时代标志性的产物,从造型到胎釉,从装饰到青花发色都具有时代的代表性,并对后世青花瓷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清乾隆 铜胎掐丝珐琅麒麟招财童子 (一对)
皇家御用 宫廷之珍—清乾隆铜胎鎏金掐丝珐琅麒麟童子造像一对
清乾隆铜胎掐丝珐琅麒麟童子像<一对>,我国铜胎掐丝珐琅工艺,至迟在元代由西亚传入,发展列明代景泰年时已臻成熟,故有"景泰蓝"之誉。铜胎掐丝珐琅器的制作工艺需经过制胎—掐丝—烧焊—点蓝—烧蓝—磨光—鎏金等复杂流程,器成后具雍荣华贵之姿,故在晚淸以前,多为宫廷御用。此两件以麒麟童子为题材的铜胎掐丝珐琅嚣,造型精致而生动;掐丝粗细均匀(晚明清早掐丝粗细不匀,晚淸则过份规整而失其动感);作为铺地的烧蓝色调偏冷(与清早期透明感较强和晚清人工磨亮之特点有别);大红色沉而不艳,粉红俏丽妩媚,黄色微泛银光,黑色如生漆,蓝色深者佛头蓝,浅似海水蓝,各种色料冷暖对比强烈;金水较厚略偏红(使用水银调金古法所致);其呈现出的工艺效果,为乾隆朝典型特征。迎光侧视,整器包浆贯身,尽显历史沧桑痕。端坐于回首麒麟(麒麟为仁兽,主太平)的金身童子,笑容可掬,一手捧元宝,一手执如意权杖,象征权力与财富,应为宫廷御用之物。此类铜胎掐丝珐琅陈设器,民间传世不多,成双成对者甚为难得。
——张永康
(张永康,云南省文物局副局长,云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高级研究员,特别是以金铜佛像珐琅铜器领域的鉴定和研究而着称。)
此对清乾隆铜胎鎏金掐丝珐琅麒麟童子造像出自英国伦敦著名的古董商和佛像铜器收藏家A&J Speelman古董店。A&J Speelman是伦敦名列三甲的老牌古董商,并以珐琅铜器和明清佛像收藏成为伦敦业界魁首。2006年香港苏富比推出的明代永乐和宣德御制铜器佛像拍卖专场,就是全部由Mr.Speelman提供的拍品。其中香港著名古董商翟建民、厦门著名收藏家蔡铭超都是从Mr.Speelman手里购买了单件过亿元的明清佛像而一举成名。
根据古董商介绍,这一对清代早中期的铜胎鎏金掐丝珐琅麒麟童子像,来自苏格兰一座古老城堡的收藏品,其祖先在1860年前后就职于北京,并于此后携带数件精美的中国宫廷古董回到苏格兰的城堡定居。其珍藏的宫廷御制掐丝珐琅器物令人联想到伦敦西南郊外著名的“放山居”主人莫里森所藏的中国宫廷掐丝珐琅藏品,“放山居”珍藏掐丝珐琅器物据信来自圆明园,其中一对雍正御制掐丝珐琅双鹤香炉在2011年于香港佳士得拍卖行以1.2亿元被香港富豪刘銮雄收藏。
自珐琅制品传入中国后,其技术也随之为中国工匠所接收,工艺材料为古人所推崇,长盛不衰。目前有年款可考的,中国制造的掐丝珐琅,为明代的宣德朝。清代开始,掐丝珐琅工艺进一步发展,由于金属胎珐琅器制造工艺复杂,釉料配制和烧造技术难度大,生产成本高,所以这种珍贵的珐琅制品很长时期主要在宫廷中制作,仅供皇室使用。这对掐丝珐琅麒麟童子造像为铜胎,胎体厚重,鎏金饱满光泽,造型生动活泼,掐丝波浪纹毛发,用纤细的刻纹表现眉、眼和鬃毛,甚为细腻精致,掐丝线条粗细均匀又活泼流畅,釉面光亮,代表了典型的清代早中期宫廷造办处“珐琅作”的最高工艺水准,具有丰富的装饰手段,包括鎏金、镀金、掐丝、内填等技术工艺。器物表面布满鳞片状的绿松石地金属丝网,使用了青金石材料以及红色、黄色、绿色和白色珐琅并与镀金鎏金等工艺巧妙结合,整体色泽明艳。
一对童子骑于麒麟背部的云纹之上,着明亮黄色服装,饰红、蓝、绿和白色缠枝花纹。童子一手举如意权杖,一手握金元宝,象征着来自皇室的权力和财富。两头健硕麒麟,仰头威猛,褐色之眼向外凸出,长长的犄角配以张牙舞爪的嘴巴,露出尖锐厉齿及卷曲舌头,内填式珐琅鬃毛从头部延伸,沿着脊柱直到扇形尾末。作回首仰视状,神采奕奕,刻画栩栩如生,与童子相映成趣,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皇室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