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雕塑历届精选

2017-08-14      来源:本站

颜文樑 雪霁 
布面 油画
40年作代末作
签名:颜文樑
印鉴:樑
来源:李咏森旧藏。现藏家购于李咏森女儿李寿春。
附赠:李咏森女儿李寿春与作品合影。
颜文樑与李咏森
1922年作,刚过弱冠的李咏森与一批同道合者,组织了常熟美术协会,并准备以会员作品举办一次“常熟美术展览会”,以推动常熟新美术运动的发展。由于水彩画是舶来品,在当时还极少有人涉足,涉足者也水平有限,李咏森等人遂想请已崭露头角的颜文樑加盟。颜当时刚刚创办苏州美专,担任校长,闻听之下欣然允诺,与画友们携得意之作参展,其中颜的一幅粉画佳作《厨房》(曾在法国沙龙得奖),对李咏森影响最深,他反复观察临摹,又亲向颜文樑请教,颇受启发。颜文樑也十分赏识李咏森的才气,问他是否愿意进苏州美专深造,这样李就进入美专读书,成为苏州美专的第一届毕业生。李咏森与颜文樑亦师亦友,李写实风格的水彩画,颇受颜文樑影响。直到耄耋之年作,李咏森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记忆犹深,唏嘘不已。1995年作,他的学生发起成立颜文樑艺术促进会,他任名誉会长。

陈逸飞(1946~2005) 周庄 

布面 油画 
1983年作
周庄早在八十年代就被国内外游客所知,陈逸飞功不可没。1985年,美国石油大亨阿曼德·哈默博士访华时,曾将陈逸飞的作品《家乡的回忆-双桥》作为礼物送给邓小平。画面中的双桥就是周庄的一景。
同一系列作品《周庄》创作于同一年即1984年,从色彩构图都是同一情感所创作。且本幅作品也是陈逸飞至交吴先生在同年应邀参加其在纽约哈默画廊的个展时带回国内,深藏至今。
陈逸飞1980年赴美国留学,先后与西方重要艺术画廊——哈默画廊及玛勃洛画廊签约,并在1980-1983年间连续六次于汉默画廊举办展览,哈默画廊的主人哈默博士在向世人推介陈逸飞时,撰文指出:“他的画是接近诗的,因为他只是在指示而非肯定。”1984年,美国《艺术新闻》杂志将陈逸飞定名为“一个浪漫的写实主义者,作品流露强烈的怀旧气息,弥漫其中的沉静与静寂氛围尤其动人。”《纽约时报》就称陈逸飞的“画风融合了写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叫人想起欧洲大师的名作。”
陈逸飞在每个时期的有其典型的风格,呈现鲜明的思考烙印,七十年代出国前的革命题材,有着历史的印痕,八十年代赴美之后,专研古典写实主义,此时的江南水乡题材,展现了东方哲学意境,也启发了西方了解探索东方艺术的可能性。《周庄》更是八十年代水 乡系列中的代表作品。

王广义(b.1957)唯物主义者 

铜 雕塑
2002年作 
2001年起王广义开始大型组建雕塑《唯物主义者》的创作,一种反应社会主义视觉文化的典型造型。这些雕塑的基本形象依然是工农兵的标准姿势,类似于堂吉诃德式的意向,用一种带幻觉性的英雄形象和最简单的物质外壳,放在现在这个讲求物质的时代里,有着空洞的质朴,荒诞化的疏离。作品暗含着在政治与消费、东方与西方这类二分逻辑开始被一种更为复杂的现实生产关系和文化逻辑关系所代替。2002年做出第一批雕塑后,马上就被邀请参加了何香凝美术馆的年度雕塑展,并成为2003年底“首届广州当代艺术三年展”的作品。
王广义1988年试图把当时的艺术问题拉回社会现实的轨道上来,提出“清理人文热情”到做“大批判系列”,最终回归到“冷战美学”。在延续之前创作的“大批判”系列中,他将“文化大革命”中的工农兵形象与现今生活中的那些外来的、渗透到大众生活中去的商品广告图像相结合,在两种不同时代的文华元素,在反讽与虚无中消解自身的相对性,在整体上达到了一种荒谬的当代主义整体反思。王广义不属于这个时代,他属于一个以思想和思考为基础的交往模式所界定的时代。他以观念主义的方式记录了一个充分物质化社会中某些残存的英雄主义幻觉及其没落,在这种新的问题维度中,也许他藏着某种更为复杂的文化乌托邦情节。


沙耆(1914~2005)港口 

布面 油画
1987年作
是次上海敬华春拍征集到沙耆的一系列作品,从风景到人物,无不体现其跨越年代的不断突破。
艺术评论家水中天先生早年撰文说:如果在过去的一百年里中国曾经有过伟大的艺术家的话,沙耆应是当之无愧的伟大艺术家。
沙耆,1914年出生于浙江省,上世纪30年代,师从徐悲鸿等名师的沙耆远赴比利时国立皇家美术学院深造,辉煌之时,曾在1940年与毕加索等西方艺术大师共同展出。作品《吹笛女》为比利时皇太后伊丽莎白珍藏。在新写实派画家巴思天院长的指导下,沙耆对传统的欧洲绘画进行了系统的研究,以出色的成绩获得了“优秀美术金质奖”,一度成为当地颇具影响的画家。
绘画不是单纯的手艺,它更是一种表达感情的方式。不同文明体系中生成的造型艺术,依附于不同文明体系而存在和发展。留学数年回国的沙耆带回来的是某种脱离了母土的苗木,这些苗木的生机取决于艺术才能和从事艺术的毅力、韧性。沙耆不缺少才能,也不缺少这种毅力和韧性。虽然那是由于健康原因而被扭曲了的毅力和韧性。1946年回国后的沙耆精神分裂偶有发作,沙耆晚期作品题材以静物和风景为主。这一时期,作品画面趋向于色彩的纯粹表达,将色彩的美妙变化展露无遗。
《港口》是1987年所作,画面以蓝色为统调,背景的天空留白与前景的深蓝色块的铺陈间以点缀的红色,以及前景海面的波光,陈设了风景的景深与空间感。天空以蓝色为主色,大纯度的白色多层次涂抹交融,以印象派的手法渲染出一种澄澈偏冷调的氛围。画面中的港口在深浅多样蓝色调的逐渐扩散中,转换了时空感,笔触的层次在其绘画动作之间挥洒自如。右方前景的金黄色水面层层晕开,在日光的反射下暗示时序的递进,作品以成熟的色彩掌握与结构感的组合,描绘出一幅生生不息的抒情诗画面。此幅作品显然遵循了写实主义油画的传统,但又不拘泥于原有物体,在光影的把握中,运用了印象派的手法,比如天空中云朵的变换,海面上波光泛影的瞬息。沙耆在画面中也强调了时间的转瞬即逝,船舶的动态,旗帜的飘动,留下了港口中某一帧画面在某一个时刻的印象。整幅画面的色彩纯度之高,从中可以看出沙耆将西方油画的写实主义与印象派的手法进行了完美的融合,作品既有永恒的美感,又记录了时光的流逝。


王兴伟(b.1969)无题 
布面 油画
2005年作 
王兴伟用变幻莫测的创作风格,与现实拉开距离,在自己的艺术世界里构建充满想象的舞台效果。虚拟日常生活,虚拟场景,虚拟角色,赋予绘画崭新寓意,从而更新绘画的内涵和外延。
王兴伟的画比较集中的用了省略、暗示与替代。与其说这是一种经验单向式的“推进”,不如说是一种多重叠加。作品《无题》中,大熊猫和企鹅两种濒临灭绝的动物被放置在同一空间中,以此呈现出虚像与现实间的矛盾。特意挑选黑白二色的动物——大熊猫和企鹅,生活在地球的不同位置,且素未谋面,似乎在挑战既定标准下的真实由于幻影。艺术家以诙谐的态度跟我们提问在“ 既定事实”中所存在的可能与不可能。画面中粗放的笔触游走,简单的充满想象力的色彩和大面积的留白空间,画面出现流动性,远处大片企鹅制造出一种扑面而来的急迫感。无论是表达生命的旺盛与友好,亦或是侵蚀与敌意,侵占疑惑共存,对于画面中背对对方的熊猫,都无从知晓,在虚构中建构一种隐喻现世的矛盾,王兴伟擅长将事、物趣味组合,制造出矛盾且生新意感,令观者的思绪徜徉于由幻想所构建的作品中。